首页 异界军队 下章
第二百二十章 本性难移
惊雷,如果你真的忍得很辛苦,你可以笑出来!”

 麻雀望着脸部肌一阵阵扭曲的惊雷,心头无名火起,伸出粉的手,一巴掌拍在桌上,恶声恶气地道。

 自从店老板朝麻雀了句“这家伙长得真可爱”离开后,惊雷就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中。他想笑,但又怕再次被麻雀从数百米的高空中扔下来。在前往海蓝城的途他每笑一次,基本上都会有一回这样的待遇。

 “麻雀乖,不要跟他们计较。你现在要学着做个好孩子,改改以前的坏毛病了。”水依然温柔地抚摸着麻雀的头道。

 麻雀觉得,水依然的话如同一把刀一样扎在自己的心上,虽然扎了很多次,但他的心依然会滴血。那种疼痛的感觉让他几疯狂,但他终还是忍住了。既然当初是为她搞成这样的,现在又何必让她伤心呢?

 “嗯,我听你的。”麻雀乖巧地应了声,将自己的头往水依然丰部挤了挤。

 “这***算怎么回事啊!老子现在有机会跟她亲近了,却没有趣了!”感觉到头部传来的柔软和油腻,可自己的身体偏偏生不出任何冲动,麻雀的心再次落到了冰窖里。

 麻雀没有想到,生命魔法会给他造成这样严重的后果,这一也是惊雷和水依然始料未及的。

 事情回到十天之前。

 在水依然为麻雀施展完生命魔法后,麻雀并没有马上醒来。惊雷只好带着那个焦黑的身躯匆匆上路。只是在路上也不忘随时检查着麻雀地情况。在夜宿客栈的某个晚上,被惊雷放在上的,一直安安静静的那块焦炭,终于有了动静。

 “老子要闷死了,惊雷你丫的快开这个壳让我出来!”

 惊雷听到房间里突然响起一个稚的童音时,整个人顿时都傻了。声音很明显是从那截焦炭里传来的,只是当他急急地走过去查看时,一切又安静了下来。声音的主人,似乎也被自己的嗓门吓着了。完这句话时再也没有了动静。

 “天啊,刚才真地是我在话吗?”

 良久,焦黑的身躯里,响起了一声带着稚气的悠悠叹息,一双灵动的眼睛,穿过焦黑的眼眶,直勾勾地望着惊雷。

 惊雷很快唤来了水依然。在二人惊诧莫名的眼光一个五六岁大、长得粉嘟嘟的孩。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孩一离开焦炭壳,便抓了块巾围在自己地间。当两人都以好奇的眼光打量着眼前的家伙,并朝着他指指个不停时家伙终于忍不住飙了。

 “看什么看,老子是麻雀!”

 “你啥?你是麻雀大哥?你确定?”惊雷楞楞地望着眼前的孩,一口气问道。

 “你***忘记了老子一天把你从空中扔下十五次,让你晕死过去十五次的经历了?那你总还记得在山谷老子给你把风。让你去偷看玟瑰洗澡的事吧?”

 朋友叉着,手指着惊雷愤怒地道。只是他那声音听起来,怎么都像在冲大人撒娇一般。

 “这孩怎么喜欢话呢!”惊雷冲上前。一把捂着麻雀的嘴,红着脸朝水依然道。

 “老子信你了还不成?给我闭嘴!”随后,惊雷在麻雀地耳边低声道,顺手在<异界军队>
上章 异界军队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