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三小节 愚者(一)
从威廉先生那里离开的年轻女走进火车站的女盥洗室,白亮亮的灯光下,占据了半面墙的镜子只映出了她一个孤零零的身影,她看了看周围,然后选择了最里面的一个隔断走了进去,关上门。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在车站临时停留的女乘客们向车站管理人员投诉女盥洗室有一个隔断总是从里面锁着,叫喊没人回答,从下面看也看不到人的双脚,管理者立刻赶了过去,用特殊的工具将隔断门打开——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人,没有七八糟的东西——管理者不由得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不止一个车站或者候机处的卫生间曾经发现过毒者的尸体,虽然现在撒丁的毒者正在以一个飞快地速度减少,但这类现象还未完全绝迹。

 最后这件事情被归结为一个孩子气的恶作剧。

 罪魁祸首快步走在街道上,她原本整整齐齐的及肩短发不知道被什么人修剪得一塌糊涂,从半英寸到三英寸长度不等英寸,散发着浓厚的水汽,七八糟,她从口袋拿出一顶鸭舌帽戴在头上,鸭舌帽很大,不但遮住了她的头发还将眼睛与鼻子的上端全部被笼罩在它的阴影里,只lou出没有血的嘴,尖瘦的下巴,衬衫被封闭在宽大的牛仔夹克里,长也换成了灰褐色的棉布紧身,从来没有穿过的衣服让她感觉到有点难受,但现在没有时间让她慢慢整理和习惯——有人在跟踪她,这让她不得不放弃了原先乘火车前往撒丁首府的计划。

 她提前换了衣服,剪掉了头发,碎头发冲进马桶,然后踩着马桶爬过女盥洗室与男盥洗室之间的隔墙,从男盥洗室后方的安全通道离开灯火通明的候车室——圣哲保佑,在她艰难地翻过隔墙的时候,男盥洗室一个人也没有。

 街道上空无一人,她不由得为自己的小计谋感到骄傲——从一本圣者传记中偶尔看到的内容启发了她。

 路灯噼啪作响,忽明忽暗,她。条件反地抬起头来,去看那些灯泡,然而一缕冰凉的风就在此时滑过她的喉咙——她挂着十字架的链子首先被割断——一道璀璨的光芒猛然在昏暗的街道上亮起,含混的叫喊被巨大的力量迅速地抛在身后,她天旋地转的同时感觉好像被人面泼了一杯热水——她被恶狠狠地抛在一堵糙的墙壁上,全身就像做了整夜的赎罪礼那样的疼痛,眼前发黑,一时间动弹不得。

 熟悉的唱经声唤回了她逐渐远。去的理智,她发现自己倒在一个高大的落地窗户旁边,窗户上用各玻璃镶嵌出圣哲使者的形象——这是一个教堂,她挣扎着站了起来,一边惑于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一边习惯性地将自己得整齐点,她觉得脖子这里漉漉的,以为自己摔进了水坑里,但脖子那儿的体越擦越多,她凑近窗户透出的彩灯光,几次努力,才惊愕地发现,那是温热的鲜血。

 她看向窗户,玻璃上映出一张。死气沉沉的面孔,脖子上的伤口就像是魔鬼微笑的嘴那样可怕张开着。

 ***

 当女孩捂着脖子上的伤冲进中厅的时候,在明亮。的中厅里只有两个祈祷者,一个教堂里的侍者,当他们被意外的声响惊动,然后看清来人的形状时,他们齐声低低的喊了一句“圣哲保佑”侍者甚至还画<亡灵持政>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