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四十一章 圣杯(22)
时我们更容易抛弃有力的证据只因为拒绝承认我们已。【阅】——卡尔《魔鬼出没的世界》

 在数年前,伊诺只需要极短时间的休息就可以迅速恢复之前耗尽的所有精力,但现在他就好像一个被饥饿与干渴折磨了几天几夜的,又被冬天的风雨折磨了一宿,衰老而疲病的行乞者那样,只要有个火炉,有个,肠胃里面有些牛与面包就可以如同死了一般地睡着,而且总也醒不过来,身体与灵魂都沉甸甸的,死命的往下坠——这种睡眠很难说是舒适的,但依旧可以得到伊诺的,因为在沉眠的时候他可以暂时的摆皮肤与肌各种各样溃烂、变形、扭曲而带来的痛苦。

 “阁下!监察长阁下!”

 他被强制地搀扶了起来,这时候伊诺终于完全地清醒了过来——熟悉的气息让他放松身体,任凭他们为他轻巧而敏捷地为他更换衣服,套上面具:“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嘶哑而低沉地问道。

 肯定是发生了实情,而且多半出在罗莎丽娅身上,只有这样的事情他忠心的侍从们才会把他从睡梦中强行唤醒——这是他再三要求的。而从自己的侍从那里所了解的东西却令圣殿骑士团的监察长一阵阵的晕眩——他几乎连苦笑的力气都没了——罗莎丽娅在前往翡冷翠贵族女子学院读书前不曾与外界有过任何接触,所有的课程都是由圣殿骑士与教廷派来的嬷嬷负责,她的拉丁文老师是伊诺,虽然事务繁忙,但他认为对这个孩子还是有所了解的——她是个并不聪明,甚至可以说有些迟钝的小女孩,或许有点骄纵,也有点急躁,可她的虔诚与良善还是毋庸置疑的…她是什么时候改变的,为什么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呢?

 他就这样在侍的扶持下缓慢地走到了那个小会客厅的门外,少女高亢而冷酷的声音冰锥那样地刺入他的耳膜。

 “既然如此,你就来证明吧——同迪特琳德那样的证明,莉莉,你如果愿意现在,立刻,马上身体,一丝不挂地走过整个城镇,那么我也相信撒丁还有一个真正虔诚的信徒——即便只有一个,圣母的光辉也会照耀你们。”

 所有的人都这句话惊吓到了,包括罗莎丽娅身边的两个嬷嬷,她们虽然是教廷秘密的眼睛与耳朵,但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人可以随意的将人人皆而有之,与生俱来的同情心轻易地践踏在脚下——这是怎样一个无礼、傲慢、冷酷的要求——她们原本伸出手想要制止这一切,但在人前她们不能公开地反对罗莎丽娅,所以两双手最后只得在前划了一个十字,希望上天不要因为这个女孩儿一时的骄妄而降下雷霆,将她放逐到世间最卑的那一层去;始终偏向于卡洛斯血脉的议员们与国教的圣事人员也已是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这已经不单单是刚愎自用或傲慢无情了,甚至不能用世袭血脉中沉淀下来的疯狂与偏执来解释——这根本就是愚蠢!在这个紧要的时刻,就连一向以本国利益为重的西大陆联邦也没敢在疫苗与医学支援上多做纠,其他的国家,包括罗斯也是态度明确——除了防疫的必要封锁之外,医务设备与人员,资料,捐款…面对世界卫生组织的紧急呼吁,没有一个国家敢于稍有推诿。

 这次小型的声明只是过场,他们已和伊诺商讨好了一切,虽然之前的情况对于罗<亡灵持政>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