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七小节 被监护者
罗莎丽娅端端正正地坐在摆在房间正中的唯一一把椅子上,她虽然已经有二十二岁,但看起来好像还未成年;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儿那样穿着灰色羊绒衫、黑色的呢长,雪白的立领从羊绒衫的开口处伸出来,外面披着一件介于蓝色与绿色之间的斗蓬,表面绣了金花银叶的玟瑰,它用同丝绒的带子系着,遮住手臂与部,就好像修女们所穿的那种长袍外罩那样厚重而简单——阿涅利首相的眼睛在它上面略为停留了一会,快速地皱了一下眉——这让罗莎丽娅有点紧张,这件斗篷与圣母大教堂的正厅所摆放的圣母塑像身上的那件斗篷是同一质地,据说是这种用龙舌兰属仙人掌纤维夹杂着大量的金银线制作出的织物不会腐烂,燃烧,还可以躲避刀剑的伤害。

 凡人穿着圣衣是一种严重的亵渎行为,不过这件衣服从未经过祝圣仪式,还不能说是一件圣物呢。

 小姑娘多虑了,阿涅利首相大人注意的并非衣物——他不是过于虔诚,细心的修士也并非对于衣物与装饰格外感的女,他只是为自己所看到的淡金色卷发与碧蓝色的眼睛而失望——这个少女几乎可以说是完美的,五官精致,眼神纯洁,面颊上浮现出浅淡的粉,雪白地皮肤如同珍珠一样散发着微光,细小的手掌合拢在膝盖上,整个人显得异常的善良与无辜——好像19纪的著名画家所描绘地“克琳,达格尔的宁芙女神”从描金的画框中走了出来一样。

 阿涅利虽然早就看到过她的照片,但心中依然有着隐隐约约的失望,这样的少女也许很符合西大陆联邦,尤其是罗斯民众地喜好,却不适合撒丁——以撒丁民众敬爱的玛丽娅女王陛下为例:年轻的女王陛下有着乌黑地头发与眼睛,以及的皮肤,人民看到她,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女儿那样亲切;但她又是勇敢而高贵的,人们又因此崇拜与敬仰她就像供奉一个圣女——卡洛斯地后人在这点上就差了很多了,固然她是纯洁无瑕的,但给人的感觉总是偏于单薄与脆弱,就像个水晶制作的摆设,稍微碰触一下就会彻底损坏的样子——虽然阿涅利家族并不需要又一个如同金刚钻那样坚不可摧的女王陛下,但这样地地小女孩实在是很难让人树立起信心来。

 在这点上无是男的继承人占了优势,该死地现任王储又有着一张具有着鲜明地域特色的,俊美而高贵地撒丁男的面孔,他身体强壮,举止优雅,学识渊博,虽然他给人地第一印象总是过于冷峻和严肃,而且少言寡语,似乎很难接近,但女王陛下的王室顾问们却已经将这份明明白白的孤僻与阴沉巧妙地解释为谨慎与稳重的代名词了。

 所以现在他们在舆论方面也只有拿王储的个人感情生活做做文章,又或指责他将大量资产用于撒丁以外的国家博取慈善者的美名,而对撒丁民众的境况与需求“漠不关心”——过这也有可能成为王储提前正式参政的良好借口之一…他或许只有寄希望于那些蠢货的可笑计划能够成功,虽然这个可能实在是低的可怜…阿涅利一边回忆着自己在那个危险的计划中是否留下了什么不曾消除的痕迹,一边以令人胆寒的苛刻眼神扫视整个房间,他的视线从罗莎丽娅的身上滑开,落到她身后的修士身上——幸好他们没像他想象得那样从头到脚都裹在一件灰色布的长袍里,只在眼睛的地方有两个,<亡灵持政>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