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七小节 贵族 (下)
费力深深地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好啊,我现在真正的明白女王所说的话了——萨利埃里不会是任何人的弱点。’他想,不过就算是输定了,那么多出一张牌也要比少出一张牌好…“您对贵族的看法我也完全能够理解。”把哪只倒霉的山扔进猎袋的煦德有点意外地瞧了跟上来的费力一眼,勇气可嘉,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一颗子弹擦着耳朵呼啸而过之后还能继续演讲的:“撒丁地贵族确实犯过错误。”费力似乎很矛盾地抚摸了一下面孔,实际上他是在努力把脸上因为刚才的惊吓而竖立起来的绒按下去:“正如史书上所言:王室成员浑身挂了毫无意义的奢侈品与珠宝,穿过皇宫里一间接一间的大厅,到处都是金箔与彩玻璃,丝绸,精美的雕塑;身边包围着的人穿着华丽,举止优雅,知识渊博,却都只会说一些甜蜜动听的赞美之词,希望能借此为自己谋到个高贵,体面的职位,而乡村与城市中是饥饿与疲惫的农民与手工业者与小商人…这确实是一副令人非常不快的图景,没有一丝一毫的夸张。…而学者们只对兀长的家谱和血缘,辈分感兴趣,科学,民生,军备这些对国家至关紧要的东西完全不存在于这个国家最杰出的头脑里。他们没想在政治经济的问题上施展才华,只是悠闲度,把时间耗费在最抽象的空谈之上。这显然浪费资源…呃,是罪行。”煦德一挑眉,费力连忙改口。

 “他们固若泰山,独享高贵,深知不必炫耀自己也会引起世人的注意,确信没有人确信推翻他们。”(释1)

 对于煦德的嘲讽,费力倒是很坦然:“这是我们的罪行,而我们正在赎罪,那么你们呢?”

 “我们?”煦德微笑:“我们一直是贵族的敌人。”

 “是啊,你们驱逐了贵族,然后互相为敌。”费力意味深长地说:“在四百年前的革命发生之后,几乎所有的撒丁贵族都跟随着王室亡,他们被自己的国家放逐了,但在国家需要他们的时候——我想您也应该略有耳闻,连年内战,撒丁国库几乎是空的——而在前期,国家的恢复用的全部都是王室与贵族的财产,为此,撒丁有四分之一甚至更多土地是属于王室和贵族的,如若不然,您以为王室与上议院是如何保留下来的呢?”

 “那原本就是属于撒丁的。”煦德冷冷的说。

 “法律保护每个合法国民的私有财产。理_想文_学,0_3w_x,这可是新宪法中最为重要的条款之一…好吧,您看,这个问题过于复杂和多解了,我们就不要再继续讨论下去了。”气氛开始凝滞之前,费力敏锐地改变了话题:“我只是希望您能够明白女王的意图,即便没有亚历山大殿下,陛下也会在某个时候册封新的世袭贵族——将贵族阶层变为一个富有竞争力的存在,不断有各界精英与成功人士,经过国王与女王陛下的册封,作为新鲜血补充入贵族队伍。而那些只是眷恋着那些荒诞的特权,只愿意享有权利的快而不愿尽到应尽的义务的…删除。”费力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依然带着浅淡的微笑,他做了一个隐讳的手势:“女王希望贵族们能够成为撒丁真正的支柱——生活健康,知识渊博,品德高尚,严于自律,珍惜荣誉,意志坚强,热爱自由,视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且具有知与道德的自主,能够扶助弱者,不畏强暴,<亡灵持政>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